一个人的漂泊时代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9 21:52

  西伯利亚的空气漂流在济南上空

  一入社会深似海,从此校园是路人。左岸是学校,右岸是社会,在两岸之间,吴越们丢了女友,丢了故乡,好似一条独木舟,漂流在湍急的洪流里面,没有岸可以靠,甚至没有一杆桨可以把握方向。踏入社会后再回望校园时光,“那时候的痛苦和哀伤,简直就是回忆里最美的休止符。最郁闷、无聊、痛苦和哀伤的大学4年,竟然是最幸福的天堂。”

  别人漂流在我的视线里

  然而大学时代终将过去,“后大学时代”无法回避、无人取代。

  只剩下残枝的柳树,漂流在路旁

  没有人记住我

  享受静止一样奢侈

  我漂流在别人的生活里

  甩掉一辈子的孤独和寂寞

  有叔叔做靠山的徐达一开始鄙视叔叔安排好的工作,发誓要靠自己的双手创业,经历无聊和失望之后,还是通过叔叔的关系进了公安局当了警察。因为叔叔的倒台和帮锅头出面涉嫌违规被清除出公安队伍,徐达与大学女友刘雅倩历经坎坷再度牵手。

  就要寻找一个中途停靠的码头

  《后大学时代》,是毕业后残余的青春、爱情和性的呓语,是无路可逃的迷惘和对现实的挣扎痉挛,也是一代蚁族在异乡拼博的成长备忘。

  就像我忽视了所有的表情

  凤凰娱乐(fh643.com)wangy170646.jpg

  当理想照进现实,当一再被社会“潜规则”,优越感逐渐被失落感、挫败感取代,迷茫与困惑、恐惧与逃避与日俱增,梦想遥不可及,爱情渐行渐远。大学时代的“三观”烟消云散。

  老四作品《后大学时代》,讲述大学毕业一年,一个人、一群人的生活和情感。

  小说最后,以吴越的毕业感言结束:“一年的时光就定格在我面前,一年前和一年后是一样的,我依旧身无分文,依旧刚走出校门。而真正的毕业,才刚刚开始……”

  两个城市离开的两个人,他们究竟失去了什么?

  吴越被济南一家传媒聘为记者,大学女友苏珊则当了“北漂”。自嘲自己是“一个不算白领的城市小白领、不算农民工的城市农民工”的吴越,几次试图抓住城市的根脚,但城市总是与他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。城市摆弄着吴越的价值观,他越试图融入,城市离他越远。苏珊越来越首都,吴越越来越济南,注定了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情。

  漂流是一件幸福的事情

  冬天让每一个人颀喜若狂

  从离开起点开始

  吴越、锅头、徐达、段方杰……是一群山东济南某师范学大学中文系的大四毕业生。4年的大学生活,培养了他们作为知识分子的责任感,留下了他们美好的爱情,也承载着他们无所事事的空虚心灵,记录着他们的各种苦闷。

  毕业后继续留校读研的段方杰,厌倦了唐诗宋词明清小说,在休学经商还是继续深造之间徘徊,在新欢陈晓和旧爱于慧兰之间难以取舍……

  混迹于城乡结合部的小出租房里的“诗人”锅头,实现不了“一夜暴富”的愿望,只能默默地看着大学女友王文莉嫁给有房有车的土大款,默默地和风尘女子小玉谈凤凰彩票(fh643.com)着不是恋爱的恋爱,默默地为别人当“枪手”写剧本,最后为了讨薪失手伤人远遁西藏。

  我该怎样告诉你,这个伟大的时代

  冬天,漂流在每一个人的脸上

  □曹蔚华

  我总要经过一些人

  到城市更深的地方去了

  作为扩招的一代,头顶上“天之骄子”的光环虽然闪亮,但走出学校、走向社会经历的现实在这光环的照耀下,显得更为残酷。

  一年又一年凤凰娱乐(fh643.com),越来越多的“吴越们”以某座城市为中心,向四周无限扩散的无数城市、乡村,为了证明自己,或者不证明自己,在别人的城市里追赶着、呐喊着,努力着、沉浮着。这是“吴越们”的漂流时代,同时又是所有人的漂流时代。如同锅头的诗:

  总有人经过我

  没有谁停下脚步,享受寂寞就像

  有多少人从自己的城市漂流到别人的城市?是谁向我们撕开生活的真相?